文青媽媽們的最後一塊淨土-心理與現實的拉扯

文青媽媽們的最後一塊淨土-心理與現實的拉扯

在忙碌工作與家庭生活中的平衡,需要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來抒發

文青媽媽們的最後一塊淨土-心理與現實的拉扯

媽媽選詩選的誕生

主編潘家欣是位台南的媽媽詩人,常常在臉書訴說生活的困境,無論是人生實難、老公沒分攤或小孩難纏甚至是社會的不友善,而許多媽媽或女性朋友就紛紛在留言下面+1+1,她因此發現大家都有共同的困境,所以想說可以編一本媽媽詩集讓大家一起訴說些甚麼,藉由文字互相療癒,底下的媽媽當然也+1+1,因此媽媽詩集就這樣誕生了。

如何定義自己為媽媽詩人

林夢媧:當我們要定義一個人為專門做甚麼的話,我一直以為那是一個很擅長的意思,但是對我來說,並沒有覺得我自己很擅長當媽媽,或是很擅長寫詩,一直都還在練習當中,所以也並不會覺得自己適合媽媽詩人這樣的稱呼。

蔡宛璇:自己的工作一直都算是從事自己的喜好,有了小孩之後其實也沒有想跟小孩互動些甚麼,一直到了創作親子詩集後,對孩子有了更多的了解,有很多創作的靈感也是從與孩子的生活中得到,當然也覺得自己還撐不起這個名號,覺得自己相關的創作也不夠多。

林蔚昀:雖然大家都說自己還不能稱為媽媽詩人,就像自己也常常為了不能滿足孩子的需求而感到很愧疚,總覺得自己永遠做得不夠多,以媽媽的角度來說不管做甚麼事,都想要做到最好,而卻又一直覺得自己不夠好,身為媽媽不管怎麼做都永遠覺得不夠。

在成為母親之後對自己的生活和創作有甚麼影響

林夢媧:最明顯的影響就是,失眠的程度降低了吧,生活工作再加上孩子,累到一定的程度很容易就昏睡了。創作就是表達自己的內在,有了孩子之後,創作相對更少了,原本得更激烈更直接的表達方式,也因為多了親子這層關係會話更多的時間去釐清自己的生活和重新表達自己內在的東西

「對媽媽來說,孩子的任務除了吃和睡,就是把你的世界弄得一團亂,還要接受各位長輩甚至是其他媽媽的指教,而媽媽的任務就是接受這一切,欣賞這一切。」

蔡宛璇:孩子的存在,在日常生活中會讓你的時間變得很粉碎,對,就是很粉碎,以前是塊狀的,就算再忙也可以安排零碎的時間充分把事情忙完,現在完全不行,你的時間會隨時被打斷。那現在的生活在工作或創作上也會不斷跟自己說,對自己要求不要太高,藥學會放過自己,藉由適度的調整來延續自己做的生命,同時也不會覺得自己身為母親對於時間有虧欠甚麼。

「我是一個訓獸師,面對一個動物,但是漸漸的我也變成一個動物,就是一個互相馴服的過程」

林蔚昀:就像卡夫卡寫的,人就像是被兩條鍊子綁著 一條是連接到天堂 一條是連接到地面,鍊子的長度足夠讓你在天地間浮沉,但是又讓你沒辦法感到很舒服,往上的時候會受到地面的拉扯,往下的時候會受到上面的鍊子限制,就好像媽媽的在各種兩極生活中,被迫正常,充滿感謝,但是卻又變得不太正常,三餐也許因此正常,但是睡眠也因此不正常。

「就像活動原本宣傳的寫的,文青這種病當了媽媽也不會好,但是我想說的是當了媽媽文青這種病更不能好!不然就沒有自我啦~這是最後守護自我的最後一塊陣地,文青媽媽失去了這塊陣地整個世界就從你的身上踏過去了!」

以上,文青媽媽詩人們的內心吶喊。

更多閱讀:

憤世媽媽連結

憤世媽媽臉書粉絲頁

05.12 https://books.waytoread.com.tw/event/%e7%8d%a8%e5%86%8a%e4%ba%ba%e8%ac%9b%e5%ba%a7-0512%e5%aa%bd%e5%aa%bd%ef%bc%8b1%e6%88%91%e4%b9%9f%ef%bc%8b1%ef%bc%9a%e5%8d%97%e5%8c%97%e7%88%b8%e5%aa%bd%e5%90%90%e6%a7%bd%e5%a4%a7%e6%9c%83%e5%8f%b0/

 

 

虛幻與真實的接觸下,共同的脈絡 - 九色夫

2018-05-13

在旅行中,記錄自己的思念

2018-05-13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