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還來得及的時候,我們應該可以做得更多。

在還來得及的時候,我們應該可以做得更多。 – 上田莉棋

在還來得及的時候,我們應該可以做得更多。
在還來得及的時候,我們應該可以做得更多。

從一開始是旅遊記者,從常見的旅遊報導,一直到開始喜歡去比較遠的旅遊行程,認識了更多美麗的自然風景,旅途中最快樂的事情就是看見這些可以成為一輩子的回憶,也開始了志工的活動,認識廣闊的大自然以及當地的生物。

為什麼一開始想要跟大家去非洲,其實從居住的亞洲地區,聽過、看過很多人們喜愛購買的一些動物做成的藥材或是收藏品,阿膠、穿山甲的鱗片還有常聽到的犀牛角等等,而對於這些需求造成了貿易商與狩獵者將這些動物視為賺錢的工具。

野生動物與人之間的衝突

在到了非洲地區,發現許多的野生動物與當地的農民產生了衝突,其實原本動物並不會靠近人類的區域,但是在惡劣的大環境下,由於農耕不易,許多農民除了少量的作物外還會有少數牛羊,而野生的肉食動物如獵豹,也因為獵物的減少造成獵食區域漸漸與人類的生活圈重疊,這些牲畜就成了獵豹的食物。

原本獵豹等肉食動物並不會對人類飼養的牲畜有興趣,他們習慣的食物來源是相同處在野生區域的斑馬等,因為食物的不足,造成農民的損失,也影響的農民的生存,因此對育當地的居民來說,野生的動物反而是厭惡甚至是獵殺的對象;在經過保育志工的溝通與協調下,居民已經漸漸了解兩者之間的狀況,但是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生活上的影響依然是不能容許的,但志工也只能不斷的與當地民眾溝通。

保育的價值

「唯有了解才會關心,唯有關心才會行動,唯有行動,生命才有希望」 – Jane Goodall

這句話是讓Riki,持續行動的動力,也許你分辨不出這些野生動物的差異,對於所謂的瀕臨絕種的數量有多少概念,動物保育工作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要把自由還給人家,看動物在那邊睡覺、吃東西,過著簡單的生活,是件很療癒的事情 ,保育的價值,不只是因為瀕危,而是因為愛護動物的心。

我們能現在能做甚麼?

現場還有 WildOne野灣野生動物保育協會 創辦人綦孟柔小姐,跟大家分享了現在在台灣做的一些與動保救助相關的訊息,野灣目前處於籌備階段,因此現階段不會有募款和募物資的行動。未來將於花東地區成立野生動物救傷暨復健中心,透過我們的專業來幫助不幸落難的野生動物,讓對於動物的行動,從台灣開始。

Riki 作品 《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我在非洲動物保育現場》

Riki’s Latino Moment 拉丁美旅人時光

WildOne野灣野生動物保育協會

微貳獨冊

在還來得及的時候,我們應該可以做得更多。 在還來得及的時候,我們應該可以做得更多。 在還來得及的時候,我們應該可以做得更多。 在還來得及的時候,我們應該可以做得更多。 在還來得及的時候,我們應該可以做得更多。在還來得及的時候,我們應該可以做得更多。

在旅行中,記錄自己的思念

2018-07-02

為自己而閱讀,為「成為自己」而讀

2018-07-02

發表迴響